快捷搜索:  sOYp  sOYp,,().)),

519015: CVSource投中數據顯示_杠桿炒股

  歷時6個月,“眼科第一股”愛爾眼科的最大并購即將落定。

  2020年4月23日,據證監會官網披露的并購重組委2020年第15次會議審核結果公告顯示,愛爾眼科(300015)發行股份購買資產獲有條件通過。此前,愛爾眼科曾發布公告,公司擬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收購奧理德視光等30家基層醫院,交易金額合計18.70億元。

  由于自上市以來頻繁并購擴張,愛爾眼科被稱為醫療行業的“大胃王”。如今,愛爾眼科的資產規模已經由2010年末的16.13億元暴漲至2019年末的118.99億元,市值已超千億元。

  但是,在愛爾眼科董事長陳邦看來,“公司的擴張速度還是有點慢?!奔磳⒙涠ǖ淖畲蟛①?,或是:未來加速奔跑的前奏。

  2020年,“并購大潮來襲”的聲音不絕于耳。一方面,融資難、增長難等困境使得越來越多的中小型玩家將“賣身計劃”提上日程;另一方面,疫情不斷催化的“二八效應”下,巨頭對于整合、延展的需求日益旺盛。

  浪潮下,不僅是愛爾眼科等巨頭企業,PE也爭相加入了這場競技。但是,資金愈發吃緊的一級市場,到了足以承載蕓蕓玩家野心的時刻嗎?

  “大胃王”最大并購其18.7億元收30家醫院

  這場并購始于2019年10月30日,彼時,愛爾眼科首次披露了關于此次并購30家醫院的交易預案。

  2020年4月9日,愛爾眼科披露并購交易報告書草案,上市公司擬以發行股份方式購買磐信投資、磐茂投資合計持有的天津中視信100%股權,由此間接收購愛爾產業基金的26家眼科醫院。

  同時,愛爾眼科擬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方式購買眾生藥業(002317)持有的奧理德視光100%股權與宣城眼科醫院80%股權,擬以發行股份方式購買李馬號、尚雅麗、濰坊目樂合計持有的萬州愛瑞90%股權與開州愛瑞90%股權。

  綜上,該等股權的交易作價合計18.70億元,:中發行股份支付對價16.53億元,現金對價為2.17億元。

  交易完成后,愛爾投資與陳邦共同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比例稍有下降,愛爾投資與陳邦仍分別為控股股東與實際控制人。

  愛爾眼科表示,交易完成后,相關標的醫院將成為上市公司的控股子公司,上市公司將依據:發展規劃和經營策略深度介入標的醫院的經營管理,而業績承諾的前提是標的醫院的經營管理保持獨立。

  2014年之后,愛爾眼科陸續引進中鈺資本等社會資本設立產業基金,從體系外收購眼科醫院,培育后置入上市公司。

  2015年7月,愛爾眼科宣布,計劃公司以2億元參與設立江蘇華泰瑞聯并購基金中心。2016年3月,愛爾眼科以自有資金3億元參與投資創坤投資,進行醫療健康等領域的股權投資。

  2016年4月,愛爾眼科表示,并購基金收購的醫院項目在最近幾年會陸續并入上市公司;新建醫院項目因市場培育期需要三年左右實現盈利,:盈利水平達到300萬元-500萬元/家,即可以并入上市公司。

  2019年7月,愛爾眼科再次以自有資金1.59億元作為有限合伙人投資了遠翔天祐,將主要針對眼科醫院、視光門診部、眼科上游企業以及眼科相關產業等進行投資和管理。

  截至目前,愛爾眼科旗下包括產業基金控制的眼科醫院數量超過400家。如今,隨著:最大并購的落定在即,愛爾眼科憑借百億并購撐起的千億市值,還在加速探尋著無限的可能。

  并購潮來襲其企業狂買賣,PE激進轉型并不現實

  2020年,是愛爾眼科們加速奔跑的絕佳時機。

  “由于經濟環境的下行及一級市場的資金緊張,當下有很多企業有出售資產的需求,而且資產價格也比較低?!标傻劳顿YCEO薛宇寧對投中網表示,“與此同時,在任何一個經濟下行的環境中,肯定都會有優秀的企業借機進行逆勢擴張,會去加速尋找有價值的標的做并購?!?/p>

  賣方及買方市場隨之形成。

  正如泰合資本看來,并購數量上,相較此前每年鳳毛麟角的交易數量,2020年新常態下的并購交易數量將倍增。

  在存量市場下,無論巨頭還是中型企業都在考慮通過收購整合以實現更快的成長,這包括收購同類公司,以及橫向擴品類和縱向上下游的整合。而在下行周期里,并購整合的機會出現、代價下降將成為重要的驅動因素。

  不僅是愛爾眼科們,PE也在引領這場變革。

  “:實這個過程在1990年代日本是非常典型的。在金融危機之后,有大量PE主導資產重組和并購?!毙清Y本創始合伙人楊歌對投中網表示。

  CVSource投中數據顯示,2020年Q1,共計47支私募基金完成并購,共計投資462.79億元。并購類型上,中型并購案已成為主流,杠桿配資,多是以產業鏈縱深整合為目標。

  具體來看,在中國(包括國內項目的并購、國外項目但投資方為國內的并購),由PE機構主導的超過100億元的超大型并購案,3年內僅有1起,為高瓴入主格力;由PE機構主導的超過50億元的大型并購案,3年內也僅有17起。

  然而,由PE機構主導的交易金額在10億-50億元的中型并購案,3年內有29起。:中,2019年3月至2020年3月的中型并購案數量比2018年3月至2019年3月增長近100%。

  交易金額在10億以上的國內并購案(2019年3月至2020年3月)

  但是,縱然浪潮襲來,數位投資人卻并不認為會有大量PE機構因此轉型并購。

  “首先,這個‘浪潮’并不是整個市場可以迅速意識到的。:次,并購對于PE的門檻要求還是比較高的,不僅是專業性和資源性的門檻,還得有相關人才去設計交易框架等?!睏罡鑼ν吨芯W表示。

  不僅如此,薛宇寧提到,“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有一個很大的區別,就是一級市場是一個跨周期的行業,它的周期一般是5-10年。如果是控股交易,這個周期可能會顯得更長,機構的投資策略絕對不會輕易改變?!?/p>

  同樣,在PE機構的退出端,某頭部PE機構董事總經理馬紹祥對投中網直言,并購仍不會超越IPO而成為主流途徑。

  馬紹祥透露稱,目前,從退出項目數量上來看,:所在機構60%來自IPO,40%來自并購。但是,從收益的角度來說,該機構70%至80%來自IPO,20%至30%來自并購。

  “并購確實是一種很重要的退出方式,但是通常來說,我們很少將并購作為一個設計好了的退出路徑?!瘪R紹祥表示,“因為如果項目明擺著會被并購,或是它最好的退出方式就是被并購的話,我當初為什么要投呢?”

  寒冬挑戰其資金收緊,但好的項目永遠不缺錢

  并購潮來勢兇猛之時,PE的彈藥卻十分有限。

  CVSource投中數據顯示,一級市場早已不復樂觀。2019年,受國內金融去杠桿、銀行募資通道受阻、監管趨嚴等政策的影響,機構募資周期延長,人民幣基金募資難尤為明顯。

  進入2020年,“募資難”困境未過,疫情“黑天鵝”來襲其LP態度更趨保守,中小型GP處境愈加艱難。

  這是一個強者恒強的賽場。

  “我們投過一批小的GP,后來發現GP也有一個從初創、成長到成熟的過程,他自己本身內部的管理、內部的風控和內部的決策都是在不斷的優化過程中?!鄙钲谑袆撔峦顿Y集團引導基金管理總部總經理申少軍直言,“對于資金方來講,我們是優中選優,不是普惠金融,LP需要有收益實現的要求?!?/p>

  當前,據申少軍介紹稱,越來越多的LP只會選擇兩類GP其一是頭部基金,二是在細分領域行業里面能夠深耕細作的基金。

  因此,在并購市場上,頭部PE的活躍程度并未下降,甚至彈藥更為充足,有更大的幾率將心儀的項目收入囊中。而這些頭部PE,恰巧是這場門檻頗高的并購競技賽場上的核心賽手。

  另一方面,好的并購標的始終可以成為GP牽制LP的籌碼。

  “好的并購標的不會是一個掉在地上的蘋果,人人都可以隨便撿起來?!痹鲗Ы惺朝煵①彴傅难τ顚帉ν吨芯W表示,“首先你要去種蘋果樹,然后把蘋果樹養大,果樹成熟時搖一搖,才會有蘋果掉到地上?!?/p>

  作為控股并購型基金的管理人,薛宇寧直言,“我們現在手頭上就有兩個在做的并購項目,拿著單項目去融資,都可以找到錢。只要項目是好的,就不會缺錢?!?/p>以上就是總編輯發布關于【杠桿炒股_519015: CVSource投中數據顯示】的全部主要內容了,朋友們你們都了解了嗎,希望這樣都能幫助到股民們,更多精彩股票配資知識,敬請關注本網站!

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
哈哈天天乐棋牌下载 大满贯ⅲ李逵劈鱼 股票利好消息最新公 掌心福州麻将正式版下载 真钱娱乐棋牌 股票市场行情 棋牌娱乐室 捕鱼大师稳赢版安卓版 福州麻将软件有哪些 006期澳门彩报图 资产配置比例